低迷經濟 影響時尚

發布:2009-3-29 22:24:52  來源:轉載  瀏覽次  編輯:曉宇

現在看新聞,每天都在播報什么股市又低了多少點,利息又降低了幾個百分點,或者某某國家又為了控制這次的經濟危機采取了什么措施。跟人聊天也是一樣,聊不出三句就會聊到經濟,成天的走低,整日的低迷,所以那天跟卡地亞一位MM還是這樣,說著說著就扯到這上來了。它們這種奢侈品行業對經濟的依靠就不言而喻了,可她們家的調查結果讓我吃驚,居然高端奢侈品是在一直走高,什么時候經濟糟糕到這個地步了。有句老話說,盛世買古董,亂世買黃金。而這種高端奢侈品無疑是屬于黃金之類,貴重而且保值性好,如今的人們不敢入股市,不敢買樓房,無奈之下,只能買點東西,消磨一下了。

這次的經濟危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走到谷底開始反彈,記得有份報紙這么描述過往的經濟危機給人們穿衣戴帽造成的影響,“1929年美國股市崩盤、大蕭條到來的時候,女人們的裙子還能蓋住小腿的一半,到了道瓊斯指數直上萬點的60年代的黃金時期,迷你裙便成了女裝中的當紅,到了70年代阿拉伯國家石油的禁運導致美國經濟萎靡,在紐約大街上走過的大部分女人都換上了長可及踝的裙子。”確實如此,經濟可以說是整個時尚潮流的一個大的風向標,那么我們不如回顧下這一兩年來的時尚界,看看這個只能讓失業率迅猛增長的低迷經濟,給我們的時尚帶來些什么。

裙子的長度和經濟究竟還有沒有關系?

Comme des Garcons,Dsquared2。

復古潮流:時裝往回看

首先想到的大概就是復古了,復古這個詞很早就出現了,不過這幾年用的尤其多,08秋冬的時裝秀上很多人就象商量好了一樣都在走復古風格,大面積的使用讓人一看就想起風笛的蘇格蘭格子,不光Ralph Lauren或者D&G這些大牌在用,就連一向走在潮流前面的川姐和Dsquare2也把它貫穿全場,可見復古已經成為這幾年時尚元素的重中之重了。而今年Dior的新包也是從19世紀托爾斯泰大師那找來的靈感,整個充滿古代俄羅斯貴婦的氣息,名字直接叫做安娜卡列尼娜,可以說是復古到底了。

再看男裝外套的發展,去年的trench coat已經把我們拉回到了過去,而今年的眾多設計師把眼睛又投到了peacoat上面,完全準備把以前的潮流全都重新上演一遍。至于為什么大家都在選擇復古,估計原因就不盡相同了,可想我大概是想回到經濟危機之前的時候,不過時光不能倒流,只能在穿衣上聊以慰籍了。

灰色系列的時髦品牌3.1 Phillip Lim

暗色系單色回歸

注意上面我說的peacoat,設計師們不光在款式上受到了影響,在顏色上他們也會更多的去選擇灰色這一流行色。由于受失業和經濟不景氣的干擾,人們的心情相對更沉悶,所以近年來的流行色在向單一色系轉變,特別是黑色灰色等暗色系,而不是那些五顏六色的明色系,所以象Emilio Pucci或者Etro這種喜歡在顏色上大做文章的品牌,絕對不是他們的春天。

Emilio Pucci(OUT),Jil Sander(IN)

今年流行色流行色在向單一色系轉變,特別是黑色灰色等暗色系,而不是那些五顏六色的明色系,所以象Emilio Pucci或者Etro這種喜歡在顏色上大做文章的品牌,絕對不是他們的春天。

當然這里也有一個例外,那就是年輕品牌,它們鮮艷的顏色反而成了招牌,因為它們的顧客們是那些年輕人,對于年輕人來說,無限的青春和叛逆,會讓他們無視這些危機,刻意去追求一種快感。而在剪裁上,單一色系永遠和簡單干練的設計是一對好朋友,那些相對華貴臃腫的服裝在這個年代估計也只能退到二線,因為大多數人在發愁填飽肚子的時候,誰會關心蕾絲泡袖和扇面褶皺這些東西。所以這樣的說,一直崇尚單色和簡單裁剪的Jil Sander,應該處于相對的復興階段,也才引來人不惜重金把它買下,甚至為其負債買單。

Lacoste跟Junya Watanabe一起做Polo

Lacoste與United Arrows一起推Cardigan

跨界合作風行

說起Jil Sander的收購,其實收購也是經濟危機下的無奈表現。不光是Jil Sander一家被這樣買來賣去,我們應該說還有幾家沒有被收購過那?可以說現在超過50%的高級時裝品牌被掌握在了少數幾個巨頭手里,如LVMH, PPR, PVH, Richemont等幾個。大魚吃小魚,小魚餓了就吃蝦米,而這些握有大量資源的大佬們,在經濟危機的重壓之下,自然會根據市場定位重新洗牌,有的品牌也許被重金打造,有的就要被退到二線或者強行降檔。而且這些品牌和大型百貨公司之間的關系也越來越密切,合作才會有出路。

說到合作,在時尚界大家不管它叫合作,給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跨界,就是說兩個牌子一起宣傳,人多力量大。早些年這個東西就有,兩情相悅,絕對的相見恨晚,兩個高手一起做個東西紀念一下,就象成龍和李連杰,這場對打讓人們等了這么多年,打的好不好都無所謂了,要的就是這個效應。可現在的跨界就象稻草,誰都想揪一根救下命,每天總有幾條新聞是誰誰與某某合作了什么,其實還不是經濟作的怪,想多點新聞,促進一下低迷的經濟。所以今年H&M在嘗到甜頭之后,又傍上了川姐,而Topshop在Kate Moss的基礎上又找上了美女Mischa Barton。Lacoste今年也是吃了興奮劑,跟Junya Watanabe一起做Polo,又找了United Arrows一起推Cardigan,不知道是不是賺個盆滿,但是其宣傳力可見一斑。等等之類,不勝枚舉,估計再這樣下去,兩個品牌合作不夠了,是不是可以考慮三家一起。

跨界=降價?

其實跨界還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可以正大光明的降價了。確實如此,經濟這么不好,估計光顧精品店的人會越來越少,可大牌總不好自掉身價,這時候跨界正好幫了大忙,畢竟一起合作算是個全新品牌,賣的貴那是自然,賣的便宜也不好說什么。所以Anya Hindmarch,Sigerson Morrison甚至Stella McCarntey都跑去和平民百貨Target一起做平價系列,更多的品牌都自起爐灶出了副牌甚至幾個副牌。而最近的連卡佛更是夸張,與Alexander McQueen, Ksubi, Viktor & Rolf和Raf Simons合作的限量版T恤只要兩百塊,被瘋搶后嘗到了甜頭,馬上第二輪的限量又要開始了,這次還是兩百塊,但是設計師變成了Neil Barrett、PRPS、Thomas Wylde、Undercover、Yves Saint Laurent,陣容之強大值得期待。

其實時尚算是和經濟聯系比較緊密的行業了,這邊風吹草動,那邊馬上就能有所察覺。也許趨勢慢一些,但是購買力,擺在眼前,沒有半點虛假。不妨設想一下,如果經濟再這樣委靡下去的話,也許以后折扣的力度和頻率會再加強,這樣的話,也不失為一個好消息。

相關文章

贊助商推廣鏈接
Copyright © 2003-2011 fuyangx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新疆35选7开奖时间